玄瑱

记脑洞

一口气补了剧情之后,迷之着急,就蹦出了给女主改性格的想法,只见悠然大手一挥,''别怕,我来保护你!''什么的23333
被自己的脑洞迷之玛丽苏到???

《遗忘》(送给底特律的父亲节贺礼)

*假如汉克得了老年痴呆,忘记康纳,把他误认为科尔的故事,He
*个人能力有限,有ooc
*汉克X康纳
*父子亲情向,不含爱情,也请不要刷爱情,感谢合作
时间为革命成功后几十年后。
不多说,请看。

        ''安德森副警长,起床了,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。''因为今天没有外出的活动,康纳就省去了温度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,他更似人了。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睡梦中的汉克只发出个短音节表示内心的反抗。汉克偏着头,晶莹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,清亮的阳光温和撒下,康纳弯腰用手帕为他擦了擦嘴,汉克得阿尔兹海默症已经有半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见汉克反应不大,康纳又想了一个办法,''汉克,早餐有你最爱的热狗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?热狗,该死的。''睡眼惺忪中,汉克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''科尔?你是科尔么?''汉克看清来人后问道。
       ''不,我是康纳。''康纳说。
       ''康,康纳?那是谁?''

       空气静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 待led灯闪了闪,康纳收拾好情绪,重新解释道:''我是您的同事,和您住在一起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汉克答应着,内心的戒备仍没有放下,''相扑!相扑!咬他!''汉克高声喊着。

      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 ''嘿,汉克,您吧它送给斯蒂芬女士了,您忘记了么?''康纳接道,打破了静谧。他说慌了,led灯闪烁的黄光显露出内心的不安。一只狗,怎么可能活这么久,康纳想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又是同样无聊的一天。呆在家太久了,对汉克健康没有好处,于是康纳决定带他去公园转转,或许还能想起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?早上了,该起床了。''康纳温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 ''哦,科尔,早上好。汉克说完,眼也不睁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    康纳见状,俯下身去,轻轻地拍这汉克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,该起床了,今天我们要去公园活动活动。''

       ''不要,科尔,让我睡会儿。''

       ''我是康纳,汉克。''

       ''科尔,别吵。''

       康纳无奈地摇了摇头,''好的,我是科尔,现在,您该起床了。''

       挣扎了一番,汉克终于是坐在了床边,头一点一点的,老人所特有的可爱动作。似乎是反应了过来,忽然抬头问道:''康纳?''

       ''汉克,你认得我了?''康纳有些惊喜,声音略微颤抖。

      ''康纳是谁?''




公园    下午3:00

        天气不错,温度也很舒适,是秋天特有的清爽。

       康纳和汉克在小路上走着。汉克像个孩子,痴迷于踩着落叶走路,一路上净是''吱嘎吱嘎''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 ''哦,科尔,我饿了。''汉克停了下来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康纳。

         ''您在这等五分钟,我马上回来,面包可以么?''康纳一边问着,一边将汉克扶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。''汉克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待康纳买完回来,哪还有汉克的身影?长椅孤独地立着,只有汉克的帽子安静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 ''Fuck!''康纳用力攥紧了手,面包断掉,落到了地上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 康纳将手放在led灯处,''打开警用模式。''自从汉克生病后,他就再也没打开过。循着脚步,康纳的身影逐渐远去。

脸上,是人类特有的焦急。


       康纳是在一片老城区找到的汉克。当时他正盯着一片废弃的店面,正是他最爱的热狗店,只是早已物是人非。看到已过耳顺之年的老人,独自一人,站在同他一样衰老的废墟之中,康纳的心抽了一下,软体不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 ''嘿,汉克,你怎么在这?我们该回家了。''康纳走上前去,给汉克带上帽子怕他着凉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,以前有个仿生人,每当我吃垃圾食品,他都会用一些可恶的数据来吓我,有一次,我因为喝醉倒地,他以为我发生危险,破窗而入的,那块玻璃花费了我五十美元,再后来,我想用左轮手枪结束这操蛋的一生,他竟然乖乖的跑过来,对我说'安德森副警长,我需要你,我想要你活下去。''汉克停顿了一下,朝着康纳笑了笑,''也不知道现在他过的怎么样。''

        他就在你对面啊,汉克。康纳在心里呐喊,心里空落落的,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''现在想来,那是我真是太他妈冲动了,竟然想,让他做我儿子。''汉克用手抹了把脸,朝康纳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,你记起康纳是谁了?''康纳问道,小心翼翼却又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。''汉克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 ''他是我的儿子,forever。''

        汉克笑了,脸上虽有皱纹,却也掩盖不了昔日那个神采奕奕的警察。他走上前去,一把将康纳搂到怀里,粗糙的大手在康纳头上揉了揉。

       ''康纳,我的儿子。''汉克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 康纳的led变成黄色跳跃着,处理这极其刺激的消息。他缓缓抬起手,试探着抚摸着汉克的背,轻轻地抱住。

       ''父亲。''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 那一天,康纳第一次知道,仿生人也是会流泪的。

  
      

《遗忘(一)》(给底特律的父亲节贺礼)

*个人能力有限,有ooc
*汉克X康纳
*父子亲情向,不含爱情,也请不要刷爱情,感谢合作
时间为革命成功后几十年后。
*二晚上发。
不多说,请看。



        ''安德森副警长,起床了,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。''因为今天没有外出的活动,康纳就省去了温度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,他更似人了。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睡梦中的汉克只发出个短音节表示内心的反抗。汉克偏着头,晶莹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,清亮的阳光温和撒下,康纳弯腰用手帕为他擦了擦嘴,汉克得阿尔兹海默症已经有半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见汉克反应不大,康纳又想了一个办法,''汉克,早餐有你最爱的热狗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?热狗,该死的。''睡眼惺忪中,汉克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''科尔?你是科尔么?''汉克看清来人后问道。
       ''不,我是康纳。''康纳说。
       ''康,康纳?那是谁?''

       空气静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 待led灯闪了闪,康纳收拾好情绪,重新解释道:''我是您的同事,和您住在一起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汉克答应着,内心的戒备仍没有放下,''相扑!相扑!咬他!''汉克高声喊着。

      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 ''嘿,汉克,您吧它送给斯蒂芬女士了,您忘记了么?''康纳接道,打破了静谧。他说慌了,led灯闪烁的黄光显露出内心的不安。一只狗,怎么可能活这么久,康纳想。
  
      

父亲节


     记一个梗,明天写完发出来。
游戏结局后很久,汉克得了阿尔兹海默症,不记得康纳了,误认为康纳是科尔的故事。

我女儿真漂亮!
第一次打伞,好美!

【我心悦于你】武当X华山

武当和华山一起下本系列
*有虐注意
*渣文笔注意
*以及,我就是皮~
*武当:玄瑾X华山:李甄
*耽美注意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玄瑾这日正在金顶巡逻,突然飞鹰携书信而至,信中大体意思就是自己的好友李甄邀请他下副本。

        唉,这家伙。玄瑾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手捏了个诀,就把自己传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啊,老兄。”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只见那人坐在那桃树上。春天早已降临,一树芳华衬的那人甚是好看。
       春天到了啊。玄瑾心想。嘴角亦是止不住的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小心身后!”耳边传来一声惊呼,玄瑾拖着重伤的身子,吃力的回头看去,只见早已失去人性的走尸向他扑来,“可恶!”千钧一发之际,玄瑾催动剑匣里早已血迹斑斑的利刃,怎奈何内伤之深使他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噗。”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,玄瑾洁白如雪的袍子上沾染上了一片绯红。
         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么?玄瑾看着自己袍子上的鲜血,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能来世再做兄弟了。”玄瑾看了一眼仍在苦战的李甄,慢慢的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玄瑾等来的不是身体上的剧痛,而是一股温热的液体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玄瑾猛的睁开双眼,只见,李甄用肉体替自己挡下了那本应刺向自己的那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 那本应是刺中我的啊。玄瑾心中微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,别那么轻易放弃嘛,我还没和你做够兄弟呢。”李甄一边忍耐着剧痛,一边向玄瑾笑着,笑容已是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 温热的鲜血从李甄的伤口流出,正巧滴到玄瑾的嘴唇上,温暖,痛苦,一时之间如潮水般向他涌来。

        慌乱之中,玄瑾给了那走尸致命的一招,温柔的接住李甄的身子,不顾牵动伤口而带来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是在颤抖,么。李甄看到一向淡定又冷漠的道长,今天竟是如此,内心也是不忍。




        刚才的走尸正是那最后一只,两个人吃过药,在夕阳中打着坐。

        一阵沉默过后,玄瑾打破了这个局面,“以后,不准做这么危险的事。”话语中仍是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我不是没事么,不要那么。。。。。。”说到一半,李甄愣是发现了道长脸上的水痕,内心一阵惊慌失措,只好将双手绕上道长的腰,将头埋到那人怀里蹭了蹭,“以后我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    见那人已是如此的撒娇,玄瑾亦是不再多说,用手轻轻的摸着那人的头发,俯身在李甄耳边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心悦于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以后绝不会再让人伤你分毫。

楚留香,武当X华山

不多说了,请看

        “唉,终于完成了。”在完成了一圈溜傻小子般的课业后,武当拖着累到疲软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寝室,门口竟站着一人?

      深冬的夜晚,就算是武当这块好地方,气温也是低的可怕。

     武当放轻脚步,定睛一看,华山?这么冷的夜里,华山在这作甚?

   “咳咳。”武当轻咳,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 “嘿嘿,没事,就是来找你喝酒。”华山一边笑着,一边把早已准备好的一滴醉和荷叶鸡拿出来。

     你明知我不爱喝酒的。
     武当无奈。

   “走吧,外面冷,进去说。”武当说着,无意间看到华山冻得通红的手,心里有一丝,难受?武当被自己的想法震惊。

   “你等了多久了?”武当装作不在意,问道。

   “不久不久,也就两个时辰,嘿嘿。”华山用着与寒冬时节相对的,温暖的笑脸,像是在安慰武当不用担心。

   两个时辰!简直胡闹!这可是冬夜!

   “以后有事白天说好,别再等这么久了。”武当严肃的说,不带一丝感情。

  以前从未见过武当如此正经的关心自己,华山一时竟不知作何举动。

   武当看到华山这幅样子,轻叹一口,推开门先行入内。

   “脑子本来就不好使,冻时间长了,更傻了怎么办?我还等着你还债呢。”

   “我保证绝对不会再犯了!还债的事。。。再拖一拖成不?”华山笑嘻嘻的讨好武当。
武当登时就翻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 “谁让我们是兄弟呢?对吧?”华山自然的将手臂搭在武当肩上,“哎呀,不要这么冷漠嘛,成天的没有表情,不累么?”见武当没有动作,华山大胆的手动给武当来了个嘴角上扬15°。

   “这不也挺好看的嘛,多笑笑,俗话说得好,笑一笑十年少,别年纪轻轻成了个小老头,嘿嘿。”华山打趣道。

   噗,你啊。看到华山这个低三下气的样子,武当嘴角不知不觉的上扬。

   虽说武当严肃时颇有一股仙气,凌霜傲雪,不沾染俗尘,但是笑起来也如春风拂面,暖人啊!华山看到这景象不禁感慨。

“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。”华山说道。
“嗯。”

有你这样的兄弟,我很高兴。武当在内心回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