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瑱

《遗忘》(送给底特律的父亲节贺礼)

*假如汉克得了老年痴呆,忘记康纳,把他误认为科尔的故事,He
*个人能力有限,有ooc
*汉克X康纳
*父子亲情向,不含爱情,也请不要刷爱情,感谢合作
时间为革命成功后几十年后。
不多说,请看。

        ''安德森副警长,起床了,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。''因为今天没有外出的活动,康纳就省去了温度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,他更似人了。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睡梦中的汉克只发出个短音节表示内心的反抗。汉克偏着头,晶莹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,清亮的阳光温和撒下,康纳弯腰用手帕为他擦了擦嘴,汉克得阿尔兹海默症已经有半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见汉克反应不大,康纳又想了一个办法,''汉克,早餐有你最爱的热狗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?热狗,该死的。''睡眼惺忪中,汉克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''科尔?你是科尔么?''汉克看清来人后问道。
       ''不,我是康纳。''康纳说。
       ''康,康纳?那是谁?''

       空气静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 待led灯闪了闪,康纳收拾好情绪,重新解释道:''我是您的同事,和您住在一起。''

       ''哦......''汉克答应着,内心的戒备仍没有放下,''相扑!相扑!咬他!''汉克高声喊着。

      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 ''嘿,汉克,您吧它送给斯蒂芬女士了,您忘记了么?''康纳接道,打破了静谧。他说慌了,led灯闪烁的黄光显露出内心的不安。一只狗,怎么可能活这么久,康纳想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又是同样无聊的一天。呆在家太久了,对汉克健康没有好处,于是康纳决定带他去公园转转,或许还能想起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?早上了,该起床了。''康纳温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 ''哦,科尔,早上好。汉克说完,眼也不睁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    康纳见状,俯下身去,轻轻地拍这汉克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,该起床了,今天我们要去公园活动活动。''

       ''不要,科尔,让我睡会儿。''

       ''我是康纳,汉克。''

       ''科尔,别吵。''

       康纳无奈地摇了摇头,''好的,我是科尔,现在,您该起床了。''

       挣扎了一番,汉克终于是坐在了床边,头一点一点的,老人所特有的可爱动作。似乎是反应了过来,忽然抬头问道:''康纳?''

       ''汉克,你认得我了?''康纳有些惊喜,声音略微颤抖。

      ''康纳是谁?''




公园    下午3:00

        天气不错,温度也很舒适,是秋天特有的清爽。

       康纳和汉克在小路上走着。汉克像个孩子,痴迷于踩着落叶走路,一路上净是''吱嘎吱嘎''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 ''哦,科尔,我饿了。''汉克停了下来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康纳。

         ''您在这等五分钟,我马上回来,面包可以么?''康纳一边问着,一边将汉克扶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。''汉克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待康纳买完回来,哪还有汉克的身影?长椅孤独地立着,只有汉克的帽子安静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 ''Fuck!''康纳用力攥紧了手,面包断掉,落到了地上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 康纳将手放在led灯处,''打开警用模式。''自从汉克生病后,他就再也没打开过。循着脚步,康纳的身影逐渐远去。

脸上,是人类特有的焦急。


       康纳是在一片老城区找到的汉克。当时他正盯着一片废弃的店面,正是他最爱的热狗店,只是早已物是人非。看到已过耳顺之年的老人,独自一人,站在同他一样衰老的废墟之中,康纳的心抽了一下,软体不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 ''嘿,汉克,你怎么在这?我们该回家了。''康纳走上前去,给汉克带上帽子怕他着凉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,以前有个仿生人,每当我吃垃圾食品,他都会用一些可恶的数据来吓我,有一次,我因为喝醉倒地,他以为我发生危险,破窗而入的,那块玻璃花费了我五十美元,再后来,我想用左轮手枪结束这操蛋的一生,他竟然乖乖的跑过来,对我说'安德森副警长,我需要你,我想要你活下去。''汉克停顿了一下,朝着康纳笑了笑,''也不知道现在他过的怎么样。''

        他就在你对面啊,汉克。康纳在心里呐喊,心里空落落的,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''现在想来,那是我真是太他妈冲动了,竟然想,让他做我儿子。''汉克用手抹了把脸,朝康纳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''汉克,你记起康纳是谁了?''康纳问道,小心翼翼却又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 ''恩。''汉克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 ''他是我的儿子,forever。''

        汉克笑了,脸上虽有皱纹,却也掩盖不了昔日那个神采奕奕的警察。他走上前去,一把将康纳搂到怀里,粗糙的大手在康纳头上揉了揉。

       ''康纳,我的儿子。''汉克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 康纳的led变成黄色跳跃着,处理这极其刺激的消息。他缓缓抬起手,试探着抚摸着汉克的背,轻轻地抱住。

       ''父亲。''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 那一天,康纳第一次知道,仿生人也是会流泪的。

  
   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53)